黎空

案簿錄 - 愚人節

綀雨:

改寫於護玄噗浪應景1,CP 柳玖、黎嚴、佟夏,黎嚴篇幅多


 



 


3/29


 


四月一日,眾所皆知的愚人節。不整人就不好玩的節日。至少對嚴司而言是這樣沒錯。


而整人對象他老早就想好了,在某鑑識組人員得了流感後就已悄悄安排,只等這天的到來。


 


「阿司,不要欺負玖深。」


「誰叫他要在愚人節前夕感冒。」嚴司趴在黎子泓辦公室裡的沙發上,懶懶的回。「不然只打算整你而已。」


黎子泓十分難得的將視線從卷宗中移出,雙眼直視著嚴司。


「你敢我就把你辦了。」


嚴司露出燦爛的笑容,開始期待愚人節。


 


4/1


 


早上九點後玖深的手機響個不停,全是局裡同事打來到電話,紛紛詢問他怎麼還沒來上班,他今天有班。在這些同仁中卻沒接到嚴司的電話,讓玖深的不疑有他的去了警局一趟,確認自己到底有沒有班。


 


阿柳有些傻眼的看著不應該出現在這,好不容易排知道四天連假的玖深。


聽到玖深的疑問後阿柳甚至覺得有隻烏鴉緩緩的從他頭上飛過。


這人怎能蠢成這副德性?明明是做重大刑事鑑識,做事也不馬虎,怎麼還是一樣笨。


「你同事的良心錯了而已。」


過了五秒,玖深才意會過來。


「靠!!!!!!你們這群黑心腸!!」


「……笨蛋。」


「嗚嗚嗚嗚嗚嗚連阿柳都說我笨…」


「你啊,大概只有在工作時是不笨的。」阿柳朝玖深拋了個東西,玖深很快的把它接住。


「巧克力!!!」玖深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送你。」


「阿柳你最好了!」


阿柳又小聲的說了次笨蛋,但笨的很可愛。


「回去時記得把桌上東西帶走。」


玖深走到辦公桌前,看到每桌的食物突然覺得很感動。


「好多早餐!他們人真好QAQ」


「………」


事實證明,某人的蠢真的無極限。


 


從阿柳那邊聽完玖深反應後的嚴司心情愉悅的前往地檢署找黎子泓,他能想像對方打開門後的反應,雖然一成不變,但他熱此不疲。


「親愛的黎大檢察官中午好~人很貼心的嚴司大哥哥幫你帶了午餐來啦~」


「你又買了多少錢的便當。」


「很便宜啦,250而已。」


黎子泓抬起頭皺著眉看向嚴司,想要他別老是買這麼貴的便當來,對調味料過敏的又不是他。


不過對上那人笑盈盈的臉倒是另黎子泓想到該算帳了。


「你知道我花了快一個小時才把那些東西全部弄好嗎。」


「我弄那麼久你只花了一小時整理好?!」


「書記官有幫我。」


聽到書記官三個字的嚴司眼底閃過一絲不悅,黎子泓全看在眼裡。


說實話,他也不懂為什麼嚴司這麼不喜歡書記官。


「愚人節嘛,這就是你的愚人節禮物囉。」嚴司走到黎子泓身旁,坐在未放上公文的桌子一角,左手輕拉黎子泓的領帶,垂下眼。


「你害我少處理很多事。」


「但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裡面還是有你要的,不是嗎?」


黎子泓盯著嚴司的笑臉,有想讓他打下去的衝動,當然,他不捨。


 


一大早進辦公室的黎子泓看見的是公文全被弄得亂七八糟,知道是嚴司搞的鬼,所以他也不擔心那些是「真的」。


花了不少時間把散落在各處的紙張撿起,原想全數丟進垃圾桶,翻了幾張卻發現裡頭夾了些有關這次案件的資料,大概是嚴司透過他學長姐獲得的,於是黎子泓開始著手整理。


桌上還放著一杯咖啡,是黎子泓最常喝,也最喜歡的一家。不常出現微笑的他忍不住勾起唇角,喝了口更是笑得燦爛。


「就知道沒好事。」不出所料,嚴司果然在濃縮咖啡裡加了糖。糖的份量介於在過甜和能接受的界線上,再多那麼一點黎子泓就會把這杯咖啡還給嚴司了。


約半小時後,書記官拿了昨晚處理好的文件給黎子泓,順口問他在幹嘛,很簡略的說明後書記官表示願意幫忙,兩人便將紙張平分。


 


「叩叩。」


「請進。」在這時間敲門的只會有書記官,黎子泓猶豫了幾秒才回應。


「黎檢,我把資料整理好了。」


「阿司。」


「我不要。」


從書記官的角度看起來這兩人的姿勢真的很容易讓人想到某方面去,書記官在心底想著原來黎撿和嚴法醫的關係是真的。他是不是該直接離開,這場面真不是一般尷尬。


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後黎子泓嘆了口氣,由嚴司左方探出半個身子,「幫我放在茶几上就好,謝謝。」


書記官用最快的速度將資料放好,在他打開門要離開時,聽見嚴司說了句「我討厭你對他的態度。」


「為什麼。」


「你總是對他笑。」嚴司放開領帶,拿了自己的便當就往沙發走。他只要想到黎子泓對書記官笑的次數可能比他還多,心裡便不是滋味。


放好便當直起身子就被黎子泓抱住,「書記官再跑我就沒得用了。」


黎子泓不常有情緒起伏眾所皆知,可書記官都是新人,總覺得他難以接近,和他處事壓力很大,紛紛辭職或轉調其他單位,讓他十分無奈卻又無可奈何,只好聽從上司的建議,前三個月多對書記官展現笑容。讓書記官先熟悉他的處事風格,再恢復原狀。


「有必要吃這麼大的醋嗎。」黎子泓討好般的在嚴司側臉給了個吻。


「我認識你將近十年看你笑的次數說不定還輸他。」嚴司把人推開,坐在沙發上。


「你知道我也不想。」


「知道啊,但某方面嚴司大哥哥可不是如此慷慨大方。」


阻止了嚴司吃飯的動作,動作俐落的推倒他。


「書記官不喜歡我。」


「我知道。」


「那你還吃這麼大的醋?」


「你是我的。」嚴司笑了,伸手環住黎子泓頸部。


黎子泓從頭到尾都知道嚴司在演戲,愚人節嘛,不演一下對不起自己。


「我愛你還不夠嗎。」


「不夠,要再多一點。」嚴司拉下黎子泓,迎上自己的唇。


「小黎。」


「嗯?」


「我餓了。」暗示的意味十足,黎子泓卻起身。


「餓了就吃便當吧。」


「黎子泓!!!」


「真以為我會辦了你?」黎子泓挑起眉,帶著笑意看著被自己擺了一道的嚴司。


「嘖。」嚴司認命的坐好,吃著半涼的便當。


「愚人節快樂。」


「真不好玩,虧我想了好幾天。」嚴司邊吃邊抱怨。


「我可沒說什麼時候要算帳。」黎子泓坐在嚴司身旁,開始吃起午餐。


「隨時都可以,不過只限今天。」嚴司頭也不轉的說。


等到他們都吃飽了,嚴司準備回警局時被黎子泓拉著他的手不肯放。


「小黎你幹嘛?」


「走了。」


「去哪?」


「回家。」


「回家?!」嚴司思考了幾秒露出微驚訝的表情,「該不會…」


「我今天放假。」黎子泓心情愉悅的公布正解,要整到嚴司可不是件簡單事。


「今年居然換我被整,不甘心啊。」


「所以說,走了。」


「我有班啦。」


「送你回警局,開我的車,每次開你的車我都很想睡。」


「你那個是長期睡眠不足,小心過勞死。」


「反正我們倆差不多。」黎子泓牽著嚴司的手走出地檢署,已經不在乎他們的關係會被傳成怎樣了。


 


回警局後聽到有新人又被虞佟假扮的虞夏騙到,嚴司覺得可惜的沒目睹到那畫面。


「愚人節,還是很有趣的嘛。」


「是啊,不知道小伍下午會不會出現。」


「新人就是好騙,如果是玖深就騙不到了。」


「畢竟是重大刑事的鑑識,很敏銳的。那黎檢呢?」


「別說了,被他擺了兩道。」


虞佟拍拍嚴司的肩膀以示安慰。


「晚點去整老大好了。」


「小心被夏打。」


「安啦安啦~大不了哀幾拳罷了。」


「阿司你果然是M。」


「老大才是啦。」


「我會幫你轉達給夏的。」


「佟你別啊!」


虞佟的笑讓嚴司覺得背後一陣冷,今天早點下班好了。


「沒事我先回去啦。」


「好。」


「阿司找死是不是。」虞夏額邊爆著青筋從休息室走出來。


「還沒走遠哦,不追嗎?」


「才不要讓你看好戲,回你的行政組。」


「晚上記得回家吃飯。」


「知道。」


 


Fin

评论

热度(19)

  1. 黎空綀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