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空

[赤G]制服癖与手铐

『小王子的剪刀』:

依旧是旧文。


* * * * * * * 




 


 


他们出了一次奇妙的任务。


 


原本依Gin的脾气,变装什么的从来不在考虑之内。通常这个男人喜爱的方式简单明了,也从不介意让被杀之人临走前看一眼他的尊荣。


但并不是所有任务都像杀人一样简单。Vermouth拿出两套制服笑而不语。


 


警察制服。


 


还真是……


 


他立时加入了赞同这个女人的方案的这一边。Gin瞪过来的眼神显得凶狠而可爱。


 


 


他们遭遇了变装的高手。对方据说是Vermouth学习变装的老师的儿子。怪盗KID的预告再次占据了各种报纸的首页。他想很可惜这次世界大盗要失手了。而帮助常年丢脸的日本警方挽回一点面子似乎也不错。但最重要的是。


 


 


Gin说。你其实只是制服癖吧。


 


 


真不愧是让他头痛不已心动不已的高智商罪犯。一针见血什么的最可爱了。


 


 


 


因为要珍惜眼下的时光,所以一切奇妙的际遇都要尽可能的配合。Vermouth的意见有时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他看到Gin穿警服的样子,觉得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帅的警察了。


无可否认男人的气质在某些方面是贴近这个形象的,比如高大威猛,英武有力什么的。何况若是日本的警察都有这个男人的水准,那帮小鬼侦探们大概也就没有这么活跃了。


他将身上的制服整理了一下。毕竟是要求穿戴规范的服装,与往日的散漫模样颇有不同。看到Gin的上衣同样也是扣得规整。长发被Vermouth收拢藏在假发里之后露出光洁的脖颈。


他想起不知哪里出现过的一句名言。说是越整齐的衣物越让人想要将之扯开。


 


他松了松领口。想,真有道理。


 


Gin的语调里满是戏谑。说,你应该一开始就摆出这种白痴表情,也省得我费力怀疑你。


而他也只是笑了笑,说,那你也应该一开始就对我这么好。


 


他笑着欺身索了一个吻。娴熟自然。


闪光灯在一旁啪嚓啪嚓。他想真正有制服癖的当然是Vermouth才对。


 


 


他们姿势标准地站在被锁定为目标的宝石旁。中森警官的怒吼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里,他悄悄斜睨了旁边的人一眼。其实是完全认不出是Gin的。但因为是熟悉的人,总觉得怎么看都心生喜悦。假皮贴在脸上触感算不得舒服,这次任务里最不尽人意的一点。但是没办法,Gin的西洋人长相在日本警界显然是蒙混不过去的。


他想等下一回去第一件事当然是扯下那张假脸。


 


中森警官的怒斥劈头盖脸而来。


你!认真点!


随后是满腔怨气的对于他与怪盗基德多年纠缠的历史追述。


他在心底悄悄叹了口气。待对方结束了滔滔不绝的情感追忆后,精神饱满地敬了个礼,回答说,对不起!长官!


 


后来他还是悄悄偏了视线。看到身旁的人顶着新面孔目不斜视,常年僵硬的嘴角却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啊啊,很愉快嘛。


 


明亮的大厅忽然掉入了黑暗。


老招式。


 


原本他们的目标就是怪盗要下手的这颗宝石。虽然用火箭筒什么的直接截下运输车并不是难事,但显然还有更加轻松的方式。外加Vermouth拿出了制服。他说我们就站在那里等着怪盗灭了灯然后直接拿走宝石不是很方面么。


Gin瞪过来的眼神显得凶狠而可爱。


 


于是,当白衣怪盗乘着夜风飘入黑暗的大厅,却看到刚刚还在的宝石此时失了踪影时,脸上难免闪过一串纠结的表情。这一切当然都被他收在了眼底。


他想虽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这个人,但逗弄小鬼从来都是有趣的。


手铐[咔嚓]一声拷在了KID的手腕上。


 


本来么,身为要逮捕怪盗的警察,手铐是必备的随身物品。


他看到少年眼底的惊慌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换上了一种狡黠。他们在这个瞬间交换了一个目光。借着隐约的月色他看到白衣的少年对他笑了笑,随即便又是[咔嚓]一声。


 


显然对于高级小偷来说,开锁从来不是问题。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手铐的另一端已经拴在了Gin的手腕上。再抬头时少年已不见了踪影。然后灯亮了起来。


 


中森警官用一种显然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他们两人一眼。随即呐喊着[给我追~~~~]带领着部下冲了出去。两个警察被怪盗KID拷在一起这种事大概频有发生。原本挤满警察的大厅顷刻只剩他们两个。


他瞥了Gin一眼。Gin显然对两人拷在一起这种姿态不太满意。他也只好赶紧安慰说。算了。


 


说。反正东西到手了。


 


解开。


 


Gin的音调冷淡一如往常。


他想开锁大概不是高智商罪犯必备的才能。乘着月色出现的白衣怪盗果然如月老般懂人心思。


他翘起一边的嘴角。


 


他说。不要。


 


 


 


毕竟周边还都是警察。Gin也不至于与他大动干戈。大厦背后的巷子里等着接收宝石的女人看到他们的模样自然又是一阵诡异的笑。体谅他们单手不易开车的难处,居然还将他们送回了住处。他想Vermouth当真是冰雪聪明善解人意。考虑这一点也许日后可以放她一马也说不定。


 


进门后看到Gin将假发随手扯下,长发于是蓦地散落下来。假皮什么的早在上车后便取了下来。毕竟是气候潮热又闷了多时,Gin的额上沁着细密的汗。他看到Gin解开了制服领口处的纽扣。他们都不是习惯将衣服穿得太规整的人。


他转身将门关上。再回身枪口便对了上来。


 


解开。


 


他也只好无奈地耸了下肩。拨开枪口。掏出钥匙。


然后解开了自己这边。


 


之后的动作比较迅速。颇带了些专业水准在里面。手铐被打开又被拷上。


他想手铐原本就是这么用的。


 


Gin的表情非常不满。但他想他才不会怕双手都被拷住的人呢。


尤其当Gin似乎不如怪盗小鬼那样会开锁时。


 


 


他将人推到墙上,扣着手腕抬高。


 


经典戏码。不吻不是男人。


 


 


 


他想Gin当然是可以一脚把他废了的。可惜他的高智商的情人懂得何为情趣。何况Gin一向不是允许自己气场低弱的人。挣扎什么的不合形象。所谓报仇,十年不晚。


这个黑帮老大在这一点上总是格外君子。


所以也许明天天亮他就玩完了。


 


但是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绵长的吻在此结束。彼此亲密地抵着额头。呼吸稍嫌急促。身高相近,将Gin的手压在头顶这样的动作并不轻松。可恶的是男人居然还挂着毫不在乎的笑。眼底藏着邪恶的挑衅。


他稍稍拉开一点距离。看到Gin长发凌乱但神情自若。制服穿得整齐,却又解了一颗纽扣。因为摆着挑衅的姿态,所以下巴微仰勾出漂亮的轮廓。嘴唇微微有些红肿。这样的戏码本就不适合太温柔的举动。


他觉得他的人生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威胁他人人身安全。依法逮捕。


他这样说着,觉得日后翻脸时的台词大概就是这样。除了语调不会这么甜蜜。


 


而Gin也只是毫不在意地回他说。你终于要承认你是警察了?


 


他笑了笑。


 


会用手铐的可不止警察。


 


 


对。


还有变态。


 


 


 


 


所以说,一针见血什么的,最可爱了。


 


 


 


 


end?


 


 


 


第二天醒来时,不出预料的一只手被拴在了床头柱上。


 


理所应当。理所应当啊。他想。


总比被分尸了好一些。


 


他伸手去摸前一晚早早藏在枕头下的钥匙。


 


 


 


果然没了。


 


 


后来他想,他是该等Gin回来,还是打电话叫某个女人来看八卦呢。


然后他才意识到,身为FBI不会开锁真是太失败了。






* 可能是2010年5月份写的= =b


* * * * * *




……本来想在出去玩之前写篇新的…………我高看自己了(殴


不过旧文应该还能搬一阵哈哈哈XD






传送门:【目录】

评论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