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空

【Tag整理】双鬼

全职Tag整理:

Lofter里双鬼相关Tag,更新至2014.2.11


双鬼/轩策/策轩213篇。轩策7篇,策轩6篇。 


*找到想看的文后可以去google里搜~祝看文愉快~




具体列表:




双鬼/策轩/轩策(213篇)


《FlappyBird》荣耀全员联盟排名榜 By 李迅


【全职/全员】镜子王国 第二十六章


鬼温泉【虚空全员】04


[全职高手][全员主双鬼] 虚空 十


Rainy Day【双鬼】


[全员]微博日常(蓝雨篇 2)


[全职高手]Flappy Bird


【全职】【全员】R大电子竞技社·21


乐园,荣耀 - 十九章


[全职同人][黄喻/叶蓝/卢刘]山中有鱼(三十五)


[全员]倾城 二十 访客(未完)您的好友韩文清上线了。


精神污染三十题(1~5)


【策轩】面对现实03


【双鬼】最佳组合


The Best Partners 07


打开荣耀的正确方式(61——70)


【全职高手】【全员】真·粉红色(2)


【全职高手】【双鬼】剑之所向 番外-甜蜜的跋涉【R18】


双鬼民国paro


【全职高手】[多CP全员欢乐]天啊!我们变小了! 【26章】


【双鬼】鬼怕鬼?


[全职/多CP]暂无题(2)(哨兵向导)


【全职高手/全员】打开的方式从来没对过(一)


【段子向】把他们装在手机里(2)


【周翔】Mermaid(下5)


【喻黄】春天在哪里~ (7-8)


【策轩】致我眼中和心底的你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1


【全员】荣耀商业一条街


【全职高手】[双鬼/轩策]春风泣血


【多cp/欢乐】真心话大冒险 上


生存確認


【双鬼】开耀荼蘼【坑,随手写的,随时会删】


【策轩】没有爱屋及乌,没有


先挖着坑免得我忘设定


新年快乐。


半夜开始写这种奇怪的设定救命!!审判长!肚子饿了!paro


同人高手(某喻黄群的奇妙脑(黑)洞)


【全职】新年小段子


双鬼番外 年三十儿


春晚段子


霸图宿舍G


maya双鬼简直hshshshs【x


[双鬼]地下铁


鬼灯如漆点松花


同人写手问卷


【全职-全员】全明星[为了全员CP的垂怜我什么都可以做](序)


岁月如歌——一拍两散(下)


点文01 双鬼


【全職】雙鬼-月・影・舞・華


【全职CB】【双鬼】Neptune Zestiria


【全职-全员】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姊妹篇](一)


[全員]微博日常(黃金一代篇/方銳&吳羽策篇/輪迴篇)


【全职】荣耀兼职特工联盟03-05


[全职多cp]一篇日常短打,一篇流水账的叶蓝


【全职】相思十诫


CWT36 双鬼(轩策)小說本試閱頁


昨晚和好心友茶茶开的一个全员高中生架空的脑洞


双鬼02


来让你们感受下竹子的脑洞【。


[全員]【学院风六十题】(上)


【全职高手】李轩の萌点(表达一下对李轩大大的爱)


【全职|全员】叶修注定forever alone!


[双鬼]MP


吴羽策生日贺文+圣诞贺文


[双鬼]三年生


雙鬼 | 吳羽策大大生日快樂!


【全职高手】Not a joke(双鬼/轩策)


【全职高手】[双鬼]这次也一起吧


【策轩】队长你的画风不太对


[全职高手][双鬼]Journey 12.22阿策生贺!!!!


【全职高手】双鬼* 「一起下厨并互相喂食」


【双鬼】吴羽策生日贺文


【全职】若与君老 #林方


【全职高手】【双鬼】明日终将到来


【双鬼】遗忘之名(上)


[全职高手][双鬼] The GOOD, the BAD, & the UGLY


[全职高手/双鬼]Active


逆常规[双鬼]


【职高】小学低年级混班活动课 三


【全职X轨迹】心之所在05(伞修/双花/喻黄/林方/双鬼)


三摸


【雙花】又是你家的貓咪(十三 + 尾声)


[虚空中心]只是些日常而已罢了(19~END)


【同人本终宣预览】【多CP】戴妍琦的乐趣


[全职高手][双鬼] 虚空 六


【全职高手|双鬼】虚空帝国简史·王战记(节选)


争先手[双鬼]


[全职/全员] 学院风六十题(一)


【韩叶】 归途 1-4


2013挖坑TOP5^L^


【全职/盖乔/双鬼】少年盖才捷之忧郁(1)


绝响余音(短篇一发完)


那就多说一点关于李轩大大吧


死の灰[双鬼]


[全职高手论坛体]我发现了沐雨橙风的马甲05


同学,你钱包掉了(46-67全文完)


【全职高手/双鬼】从良失败


【代发】全职小镇(未完不待续,天雷慎入!!!)


岁月如歌-漩涡(下)-


【全职高手】荣耀基友哪里找,中国山东找蓝翔(三十六)


千王之王 02


【全职】Hacker Union of Glory(9)


Lofter里双鬼Tag整理


[全职同人][双鬼]发情期(下)


[全职高手][双鬼] uncompleted 09-10 FIN


[双花/喻黄/叶王/双鬼]一个人的好天气 1-E


[双鬼]鬼话


[全职高手][双鬼] 虚空 三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ALL叶】怪【门(三)】


李轩大大突如其来的恋情


【双鬼】记得(真·报社)


【双花】又是你家的猫咪(七)


李迅大大手把手教你作死


11/11全职小段


荣耀情缘三 - 副业之王


荣耀情缘三 - 一起来roll玄晶呗 (下)


爱我吗?要我吗? (吴羽策→李轩)


【多cp/叶蓝】三生[章陆-六道轮回-]


同学,你钱包掉了(番外合集)


无题


《夜路有鬼》初宣&印调


理想、童话和现时少年(九)


【全职高手】神说要有光(林方片段)


【梗】ヘルタースケルター(狼狽)系列


[全职高手]职业选手关系图整理


江湖夜雨十年灯 01 烽火之种(全员,主心脏组大五角)


【全员】你和我和royoroyo动画(TBC,虚空part 2)


【全员】全职好汉(双鬼/双花)


[ 葉藍/周黃 ]女裝PLAY


圆环之理 Ⅰ·『上』


【多CP架空】荣耀步行街(双鬼/虚空肉夹馍篇)


【全员】《夷则之书》(篇二《鬼道》[双鬼])作者:XX徹


荣耀情缘三 - 烛龙事记


[雙鬼]HPparo


【全职高手】夏季合宿H合集(序)


[全职]荣耀捕鱼联盟/捕鱼高手 (虚空双鬼设定)


【全职高手】【虚空中心架空/主双鬼】虚空帝国纪事1~6


【双鬼乐队paro】器材车丢失之谜


1“……而副队长吴羽策一贯稳重温和


【双鬼】时年 番外


[轩策] 准星·番外双鬼篇


[双鬼/轩策] 红鬼的眼泪


[论坛体试作/轩策] 老婆生气了,求哄人高招


关于KISS的22题 17-22


之前抽的那个脑洞关键字【双鬼】


双鬼_我们为什么要喝酒?_Xr18


【全职高手/全员/双鬼中心】童话风30题(1)


【全职高手/双鬼】bye bye lover


同居20题


【全员】《夷则之书》(篇一《十里鬼铺》[双鬼])作者:XX徹


男友力三十题之倾向一边的雨伞


||TBC||【多CP】 言ノ葉ノ花


【全职高手/双鬼】未来


【双鬼】吴羽策穿着睡衣往床上一坐


三城记


#存档    [双鬼]二十一克的浪漫史


【叶蓝主全员】Together(12-18)《nothing on you》


[网近|顾双鬼]两难选择


图----小伙伴的文


图----万圣节快乐么么哒


图----从这个mode出不来了,


图----转自微博,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图----【全职情缘三】全服怕老婆排行榜第一位的虚空气纯帮主以及高贵冷艳霸气侧漏的剑纯帮主夫人


图----还是没法让李轩把自己当礼物送给策策啊233


图----不说了2333软夜大大来看啊(。)


图----“阿策啊待你像鬼刻一样长发及腰就嫁我可好?”


图----cp是是周黄、叶蓝、喻王、双花、双鬼、卢刘 


图----说起来这三天以内梦到了两次双鬼……


图----全职情缘三系列


图----><本来打算在鬼节画完的结果半天只描了线然后拖到现在_(:3J <)_


图----考完试就没图力是病得治啊。


图----中元节送给意外的图


图----「明明就不喜欢牵手,为何却主动把手勾」


图----包罗——秦莫——双鬼


图----荣耀大陆企划相关


图----给基友的本子G图之类的~~


图----談情說愛聊戒指要買金戒指還是銀戒指的雙鬼。


图----双鬼啊…说不出的带着一点暗色的又有点失真的诡异的美感


图----雙鬼就是鬼趴囉第二發


图----尝试下自己没画过的cp…… (。▰‿‿▰。) ❤


图----雙鬼就是鬼趴囉(?)


图----新年好么么哒


图----每日摸鱼时间又来……突然想画小黄兔


图----LOFTER也来一发,猫系饲养守则


图----嗯!点图!【点的是各个战队的粉丝团!


图----把本命关在屏幕里,双鬼


图----14/01/02-有的人,生日快乐,哈哈...


图----13/12/31-双鬼紫。赶在年前终于画了双鬼。




轩策(7篇)


【全职高手】[双鬼/轩策]春风泣血


CWT36 双鬼(轩策)小說本試閱頁


双鬼02


·【全职高手】Not a joke(双鬼/轩策)


【双鬼】鬼怕鬼?


男友力三十题之倾向一边的雨伞


图----嗯,就算被这样那样这样,我策爷也还是这么屌




策轩(6篇)


【策轩】致我眼中和心底的你


【策轩】没有爱屋及乌,没有


【策轩】面对现实03


【全职高手/多CP】天亮了吗? 01


【策轩】队长你的画风不太对






顺求捉虫和补充~~thx


*特殊时期我砍掉了名字略诡异的文,但数字没改

爱丽丝种蘑菇:

荣耀大陆(整理版)

*修改一个BUG,叶修用伞哥身体复活后自称君莫笑。


因为觉得开了个大坑没有完结有点可惜,所以我就着手PO个大纲了。

本想一个帖子做完合集

但是,居然,只能放下10张图!

so sad!!!

一点都不想开上下_(:з」∠)_

++++++++++++++++++++++++++++++++++++++++

荣耀大陆原先设想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血脉的传承,下部英雄的历史,外加前传荣耀大陆编年史(嘉世王朝攻防战)。


目前上部完成70%(图),前传完成50%(文),下部只有脑洞。


——————————荣耀大陆上部的大纲————————————



自人类开始建立起第一个王朝起,荣耀大陆从奇幻时代进入英雄时代。传说中的魔法生物在短短百年内销声匿迹,只遗留了些许他们曾留存在这个世界的痕迹。



*


研究龙语的古代语言学家在沙漠洞穴中邂逅了一条年轻的龙。


他们成为了朋友,结伴而行,目标是走遍荣耀大陆。


在见闻了种种混乱和争斗后,古代语言学家感慨:“我想要是能有一个自己的国家就好啦,能够收留无家可归的人。”于是他们决心一起建立沙漠中的绿洲之国——嘉世。


可惜人类没能见到国家的建立,战争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看,苏沐秋,这是你愿望中的国家。龙将人类的愿望视作约定,为他守护国家一百年。


只要你愿意,我还可以永永远远地守下去。


*


被黑暗诅咒的蓝雨王室诞生下具有巫妖血统的第一继承人。


“借助黑暗力量获得的权利,迟早有一天会被黑暗夺取。我的兄弟,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濒死的国王将王权移交给了弟弟,化为一摊枯骨死去。


“但是这个孩子依然有继承人的权利。”


如果他能够活下来。


刚出生就即将化作白骨的婴儿,却带着令人畏惧的力量,集合了蓝雨最有优秀的术士才将这股力量勉强封印。


他将这个被诅咒的孩子放入高塔,给予最好的照顾,然后坐上蓝雨的王座。但他内心总是觉得不安。


也许迟早有一天,当命运敲响门扉的时候,他需将这一切再度奉还。




荣耀大陆逐渐形成明晰的势力格局,中部有嘉世,霸图,蓝雨,微草四国割据,东方小岛是雷霆的机械王国,北方是烟雨和百花的联盟,西方山岳的包围中一个叫轮回的小国正慢慢诞生。


曾经与龙搏斗过的英雄王,受到龙血影响不老不死,由英雄王与教廷力量共同支撑着霸图帝国。


由龙守护的嘉世王朝,首相是个被誉为斗神的不败传说,然而首相与王之间裂痕一天天地加剧,王已经无法信任这个不能被自己控制的异族,嘉世王朝根基也在这样的猜疑中逐渐动摇。


从建国开始就互为死敌的蓝雨和微草,为了争夺最富饶的绿地连年战争。直到微草‘魔术师’的出现打破了平衡,一举攻至蓝雨城下。而蓝雨王临危授命王国第一术士为摄政王,与蓝雨王储共同力挽狂澜,击退微草大军,两国又回到最初微妙的对持中。


轮回家族经由数年东征西讨,吞并周边小国,快速壮大。轮回的第一继承人在得到副官辅助后终于摆脱了‘死神’之名,更加有效率地运用战争迫使周边国家结盟,建立了独霸西域的轮回联盟帝国,并有意图向更为富饶的中土发展。


北方烟雨与百花为自保结盟。然而两国并非铁桶一块。烟雨无意对外扩张,而百花却不时在边境引发战乱。烟雨暗中扶持了一个神秘组织‘虚空’,收集荣耀大陆各地情报,不过‘虚空’存在的真正意义是保持当下势力平衡。




(嘉世王朝攻略战内容)


嘉世背叛了守护他们的龙,嘉世王陶轩罢黜了首相一叶之秋,并以叛国罪将其处以火刑。在烈火中龙的真身显现,陶轩想借由契约束缚龙,却弄错了龙的真名。龙发怒摧毁了处刑的广场,但依然记着他的约定没有伤害苏沐秋的后人,然后展翅飞走再也没有回来。


失去了斗神的嘉世倍感压力,宣布谁能拔起一叶之秋留下的武器却邪,谁就是嘉世的新斗神。一个从越云来的游散佣兵孙翔获得了却邪的承认,成为嘉世新的守护力量。


然而还不够,陶轩请来曾经海战击败前斗神一叶之秋的雷霆岛主肖时钦作为军师,稳固嘉世根基。


然而由于陶轩王忌惮前首相,猜忌与叶秋同党的各个封地的军队首领,处心积虑把他们一个个拔除。又过度贪恋权力,不肯将实权赋予肖时钦,导致嘉世的改革步履艰难。


而霸图、蓝雨、微草等三国早已对外强中干的嘉世窥觊已久,各种势力渗透挑拨,于是嘉世王朝逐渐人心涣散,封地首领们各自为政。一见时机成熟,三个国家同时向嘉世王朝宣战。


经过了数场艰难的攻防战,霸图首先军临嘉定关下,肖时钦本已做好准备固守,却突逢禁卫军统领刘皓叛变,猝不及防之下被偷袭重伤,嘉世王朝最后的防线嘉定关一夜之间失守,陶轩王弃城而逃。新斗神孙翔急忙赶回援救,却败给了英雄王韩文清,最终他也只能于乱军之中救出肖时钦一人。


自此,嘉世王朝灭亡。分崩离析后的嘉世王朝遭各地封候割据为新嘉世、呼啸、三零一、神奇等多国,内部依然战乱不断。


然而龙并没有消失,只是陷入了沉睡,等待着继承了苏沐秋血缘的人类再度将它唤醒。



本传


遭到追杀的前嘉世王储苏沐橙逃到了一个小镇,山村有个传说,很久以前有一条龙降落在此,但谁也没找到过龙的踪迹。


苏沐橙为逃避前王朝追兵,在村里旅店老板娘陈果带领下躲进火山洞,发现了沉睡在火山上的龙。苏沐橙的血唤醒了龙,同时引起的火山喷发也差点埋葬了小镇。


龙自称是原嘉世王朝的守护神,他将龙的身体留在洞里堵住火山口,灵体带着苏沐橙找到很久很久以前,存放苏沐秋遗体的秘密场所,借用苏沐秋的身体再度复活。


复活后龙自称君莫笑,并组建兴欣佣兵团。他仍然记着与好友的约定,为他建立一个人们能和平共处的国家,最艰难的开端他已经走过了,何妨重新再来一次。


君莫笑带着佣兵团最初成员:王女苏沐橙、负责埋单的老板娘陈果、女佣兵唐柔、路边捡的小流氓包子,前往原嘉世王朝首都——现在战乱不休的新嘉世地盘——萧山城,夺回嘉世的王权。不过他们的行踪从一开始便落入了虚空的掌握中。


轮回帝国计划向东扩张,暗中派出第一继承人周泽楷和副官江波涛前往中土了解边境地理情况,轮回所选中的突破口便是呼啸。在游历中,周泽楷和江波涛偶遇浪迹中的孙翔,周泽楷打赢孙翔后要求为他们带路。而孙翔手持的却邪也在暗中隐隐同叶修血脉呼应,越来越靠近。


为了调查龙的所在,微草和蓝雨暂时休战,派人前往消息中龙出没之地进行调查。没想到微草和蓝雨都同时出动了自己的最强战力,想要一举拿下君莫笑。于是剑圣、魔术师、术士索克萨尔同时出现,君莫笑为了转移注意并保全力量还很弱小的佣兵团,主动交出龙的躯体,果然貌合神离的蓝雨和微草立即打作一团,兴欣趁机脱身。


正当微草得到轮回相助处于优势时,索克萨尔解开了身上的巫妖封印,逼退魔术师和枪王,取得了龙晶。但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一旦封印破损,巫妖的黑暗力量将持续地侵蚀索克萨尔身体,唯有借助龙血抑制。


霸图预料到君莫笑将回嘉世,以逸待劳守候在必经之路上。霸图主教张新杰甚至说动了雷霆岛主肖时钦前来帮忙。肖时钦自嘉世一战后失去了双腿和一只手,但他仍没有失去问鼎中原的决心,此番同霸图联手,一起将君莫笑和兴欣佣兵团堵截在私语峡谷。


兴欣的佣兵们被迫同霸图英雄王打了一场硬仗,虽然韩文清非常欣赏他们,但毕竟实力差距太大,仅凭君莫笑一人也难以回天。但出乎所有人意料,肖时钦突然反攻张新杰,扰乱了本已在霸图控制中的局面。肖时钦坦诚自己回到中土目的既然是复仇,曾经设计让他败北的霸图、蓝雨、微草统统都有份儿,张大主教也不用在自己面前装好人。为了钳制韩文清,肖时钦吐露出大主教与英雄王共享生命力的秘密,韩文清果然放弃了追击,放了兴欣众人一条生路。


而追着却邪的共鸣来到私语峡谷顶端的孙翔见到了这一幕,过去记忆涌上心头。那次失败后他仿若失去了目标,在大陆漂流浪迹了数年,终于他又再次见到肖时钦,但这个人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总是对自己循循善诱的老好人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追寻的目标,并为此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而孙翔自己的目标又是什么?为了寻求答案,孙翔答应江波涛加入轮回,重新回到战场。


————————————至此上部结束——————————————


下部让我整理整理。


[赤G]制服癖与手铐

『小王子的剪刀』:

依旧是旧文。


* * * * * * * 




 


 


他们出了一次奇妙的任务。


 


原本依Gin的脾气,变装什么的从来不在考虑之内。通常这个男人喜爱的方式简单明了,也从不介意让被杀之人临走前看一眼他的尊荣。


但并不是所有任务都像杀人一样简单。Vermouth拿出两套制服笑而不语。


 


警察制服。


 


还真是……


 


他立时加入了赞同这个女人的方案的这一边。Gin瞪过来的眼神显得凶狠而可爱。


 


 


他们遭遇了变装的高手。对方据说是Vermouth学习变装的老师的儿子。怪盗KID的预告再次占据了各种报纸的首页。他想很可惜这次世界大盗要失手了。而帮助常年丢脸的日本警方挽回一点面子似乎也不错。但最重要的是。


 


 


Gin说。你其实只是制服癖吧。


 


 


真不愧是让他头痛不已心动不已的高智商罪犯。一针见血什么的最可爱了。


 


 


 


因为要珍惜眼下的时光,所以一切奇妙的际遇都要尽可能的配合。Vermouth的意见有时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他看到Gin穿警服的样子,觉得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帅的警察了。


无可否认男人的气质在某些方面是贴近这个形象的,比如高大威猛,英武有力什么的。何况若是日本的警察都有这个男人的水准,那帮小鬼侦探们大概也就没有这么活跃了。


他将身上的制服整理了一下。毕竟是要求穿戴规范的服装,与往日的散漫模样颇有不同。看到Gin的上衣同样也是扣得规整。长发被Vermouth收拢藏在假发里之后露出光洁的脖颈。


他想起不知哪里出现过的一句名言。说是越整齐的衣物越让人想要将之扯开。


 


他松了松领口。想,真有道理。


 


Gin的语调里满是戏谑。说,你应该一开始就摆出这种白痴表情,也省得我费力怀疑你。


而他也只是笑了笑,说,那你也应该一开始就对我这么好。


 


他笑着欺身索了一个吻。娴熟自然。


闪光灯在一旁啪嚓啪嚓。他想真正有制服癖的当然是Vermouth才对。


 


 


他们姿势标准地站在被锁定为目标的宝石旁。中森警官的怒吼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里,他悄悄斜睨了旁边的人一眼。其实是完全认不出是Gin的。但因为是熟悉的人,总觉得怎么看都心生喜悦。假皮贴在脸上触感算不得舒服,这次任务里最不尽人意的一点。但是没办法,Gin的西洋人长相在日本警界显然是蒙混不过去的。


他想等下一回去第一件事当然是扯下那张假脸。


 


中森警官的怒斥劈头盖脸而来。


你!认真点!


随后是满腔怨气的对于他与怪盗基德多年纠缠的历史追述。


他在心底悄悄叹了口气。待对方结束了滔滔不绝的情感追忆后,精神饱满地敬了个礼,回答说,对不起!长官!


 


后来他还是悄悄偏了视线。看到身旁的人顶着新面孔目不斜视,常年僵硬的嘴角却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啊啊,很愉快嘛。


 


明亮的大厅忽然掉入了黑暗。


老招式。


 


原本他们的目标就是怪盗要下手的这颗宝石。虽然用火箭筒什么的直接截下运输车并不是难事,但显然还有更加轻松的方式。外加Vermouth拿出了制服。他说我们就站在那里等着怪盗灭了灯然后直接拿走宝石不是很方面么。


Gin瞪过来的眼神显得凶狠而可爱。


 


于是,当白衣怪盗乘着夜风飘入黑暗的大厅,却看到刚刚还在的宝石此时失了踪影时,脸上难免闪过一串纠结的表情。这一切当然都被他收在了眼底。


他想虽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这个人,但逗弄小鬼从来都是有趣的。


手铐[咔嚓]一声拷在了KID的手腕上。


 


本来么,身为要逮捕怪盗的警察,手铐是必备的随身物品。


他看到少年眼底的惊慌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换上了一种狡黠。他们在这个瞬间交换了一个目光。借着隐约的月色他看到白衣的少年对他笑了笑,随即便又是[咔嚓]一声。


 


显然对于高级小偷来说,开锁从来不是问题。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手铐的另一端已经拴在了Gin的手腕上。再抬头时少年已不见了踪影。然后灯亮了起来。


 


中森警官用一种显然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他们两人一眼。随即呐喊着[给我追~~~~]带领着部下冲了出去。两个警察被怪盗KID拷在一起这种事大概频有发生。原本挤满警察的大厅顷刻只剩他们两个。


他瞥了Gin一眼。Gin显然对两人拷在一起这种姿态不太满意。他也只好赶紧安慰说。算了。


 


说。反正东西到手了。


 


解开。


 


Gin的音调冷淡一如往常。


他想开锁大概不是高智商罪犯必备的才能。乘着月色出现的白衣怪盗果然如月老般懂人心思。


他翘起一边的嘴角。


 


他说。不要。


 


 


 


毕竟周边还都是警察。Gin也不至于与他大动干戈。大厦背后的巷子里等着接收宝石的女人看到他们的模样自然又是一阵诡异的笑。体谅他们单手不易开车的难处,居然还将他们送回了住处。他想Vermouth当真是冰雪聪明善解人意。考虑这一点也许日后可以放她一马也说不定。


 


进门后看到Gin将假发随手扯下,长发于是蓦地散落下来。假皮什么的早在上车后便取了下来。毕竟是气候潮热又闷了多时,Gin的额上沁着细密的汗。他看到Gin解开了制服领口处的纽扣。他们都不是习惯将衣服穿得太规整的人。


他转身将门关上。再回身枪口便对了上来。


 


解开。


 


他也只好无奈地耸了下肩。拨开枪口。掏出钥匙。


然后解开了自己这边。


 


之后的动作比较迅速。颇带了些专业水准在里面。手铐被打开又被拷上。


他想手铐原本就是这么用的。


 


Gin的表情非常不满。但他想他才不会怕双手都被拷住的人呢。


尤其当Gin似乎不如怪盗小鬼那样会开锁时。


 


 


他将人推到墙上,扣着手腕抬高。


 


经典戏码。不吻不是男人。


 


 


 


他想Gin当然是可以一脚把他废了的。可惜他的高智商的情人懂得何为情趣。何况Gin一向不是允许自己气场低弱的人。挣扎什么的不合形象。所谓报仇,十年不晚。


这个黑帮老大在这一点上总是格外君子。


所以也许明天天亮他就玩完了。


 


但是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绵长的吻在此结束。彼此亲密地抵着额头。呼吸稍嫌急促。身高相近,将Gin的手压在头顶这样的动作并不轻松。可恶的是男人居然还挂着毫不在乎的笑。眼底藏着邪恶的挑衅。


他稍稍拉开一点距离。看到Gin长发凌乱但神情自若。制服穿得整齐,却又解了一颗纽扣。因为摆着挑衅的姿态,所以下巴微仰勾出漂亮的轮廓。嘴唇微微有些红肿。这样的戏码本就不适合太温柔的举动。


他觉得他的人生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威胁他人人身安全。依法逮捕。


他这样说着,觉得日后翻脸时的台词大概就是这样。除了语调不会这么甜蜜。


 


而Gin也只是毫不在意地回他说。你终于要承认你是警察了?


 


他笑了笑。


 


会用手铐的可不止警察。


 


 


对。


还有变态。


 


 


 


 


所以说,一针见血什么的,最可爱了。


 


 


 


 


end?


 


 


 


第二天醒来时,不出预料的一只手被拴在了床头柱上。


 


理所应当。理所应当啊。他想。


总比被分尸了好一些。


 


他伸手去摸前一晚早早藏在枕头下的钥匙。


 


 


 


果然没了。


 


 


后来他想,他是该等Gin回来,还是打电话叫某个女人来看八卦呢。


然后他才意识到,身为FBI不会开锁真是太失败了。






* 可能是2010年5月份写的= =b


* * * * * *




……本来想在出去玩之前写篇新的…………我高看自己了(殴


不过旧文应该还能搬一阵哈哈哈XD






传送门:【目录】

教你如何正确把握全职同人中的人物形象

夜雨声再怎么烦都没有黄烦烦烦:

【叶修】
牢记一个抽着香烟说话贼贱浑身上下都围绕着一种哥就是这么屌打游戏这么屌拉嘲讽这么屌你能怎的不服吗来啊让哥虐死你最后成功做到在床上(也可自动替换成其他地点)被干死(这里仅限all叶)这样神秘气息的男子形象



【方锐】
请正确把握“这么猥琐只有老林稀罕他”的中心思想



【魏琛】
往糙里写!越糙越像!



【韩文清】
一定要写出那种可以直接做成画报贴门上辟邪的效果



【张新杰】
把坂本的逼格降一降,强迫症升一升
(奶量也可以升一升[喂]



【张佳乐】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你懂的



【林敬言】
徐志摩操起了一块板砖



【王杰希】
长着o_O的你爸



【方士谦】
未曾谋面的你妈



【喻文州】
论如何把一位翩翩公子写成自带白斩鸡味(具体形象参考⚡️)



【黄少天】
请把编800字考场作文的功力用来编这货的台词



【周泽楷】
请充分利用做数学奥赛大题目的精神——……来塑造这一位厶(跌儿它)<0的帅哥
(二次函数应该都学过哈)



【江波涛】
请揣摩做英语阅读理解时的心境来体现江副队的艰辛



【孙翔、唐昊】
热血沸腾,偶尔兽血沸腾的犯二年轻人



【肖时钦】
大写的邻家哥哥



【孙哲平】
手伤不是重点,重点是酷炫狂拽北京爷们儿还倍儿有钱



【许博远】
脸薄体软三观正



【叶秋】
兄不友弟不恭,我的行李无影踪



【苏沐秋】
你说虐不虐,虐不虐,你就说虐不虐,虐死了!



【冯主席】
开玩笑同人文需要他吗?!



小采访:各位元旦过得怎么样?

梓芴笏:



江波涛:嗯嗯很开心。

今年经理不知道和谁学来了抽礼物,轮回上下所有人提供一件礼物并标号,到时候随机抽取号码抽到哪个号是哪个。

结果还挺有趣的:小周抽到了动物园年票;孙翔抽到一套对他来说有点小的大衣,挺好看不知道还能不能换一下尺码;方前辈抽到了一套《五三》,说实话比较迷;吴启好像拿到了后勤部女神亲手织的围巾,似乎被怼了。啊我准备的是一盒巧克力,似乎是网游部的成员抽到的。

啊,你问我抽到什么?

那个啥轮回的有在看吗?别让我知道那一麻袋尖叫鸡是谁准备的,让我知道了小心你宿舍的地板门把手椅子和抽屉。

 

方锐:别具特色,比呼啸每年的联欢有意义多了。

老板娘说新年要有新气象,要超越自我做更好的自己,于是我们在去年最后一天晚上十点就被强制断网关灯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被叫醒,全员被拉到西湖边上,老板娘让我们沿着西湖跑圈,说她在前面带头跑,谁要是在她跑回起点半小时后没出现有好果子吃。

唉,你们也知道我年纪大了,这种事情我一个老年人承受不起,就应该交给小罗啊小安啊这些年轻人去做,但是老板娘的命令不能违背不是。

我跟着大部队跑了半个小时实在跟不上,就在我一边溜达一边想两个小时一会迎接我的会是怎样的绝望时,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老叶老魏这俩不要脸的一人骑一自行车悠悠闲闲的从我旁边骑过去了,老魏还特贱的问需不需要发挥队友爱捎我一程,我呸当我瞎啊看不见那自行车根本没后座。

我怎么可以放任这两人贪这种小便宜呢,要贪也不能少了我啊,于是我灵机一动,想了个妙招。反正不是说只有准时回到起点就行了吗,我就沿途返回,估摸了一个大部队会经过的地方,找了个小店找到个能看见窗外还能隐蔽自己的位置又吃一顿早饭,我是不是特别机智。

在我经历了人生最漫长的一顿早饭后,我果然看到老板娘带领的大部队(只剩下几个人)路过了,我立刻结账,猫出去,沿着他们过来的路走,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原路返回装出一副卡点赶回来的模样——

你说啥,这是直播?老板娘还在看!?等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板娘你听我解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我真的不这是个误会真的不是老板娘——

 

林敬言:霸图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跨年夜当天和新年两天会随机有一条队规无效(当然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比如不能熬夜啊),今年无效的是正式场合不许吃东西,允许吃的地方不可以吃有味道的食物。

然后以白言飞为代表,发生了在队长复盘时吃红薯等一系列英勇事迹,其英雄本色值得我们敬佩。

啊?我啊。我就在训练室吃了个老坛酸菜的泡面而已。你说张副?我看他早上煎饼吃的很开心,小宋去买夜宵的时候还帮他带了份酸辣粉。队长,说实话他坚果的囤货还挺好吃的,我喜欢那个腰果。

新杰你说什么?不不不你要相信我不回宿舍住是有原因的,而且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啊副队,你问问牧云他们我发过誓在宿舍那臭鸭蛋味散掉以前我是绝对不会踏进去一步的,绝不。

哦张佳乐现在在宿舍拆他的臭豆腐,不谢。


 

高英杰:故事是这样的,每年元旦经理都会请现役成员吃饭,哦只是负责报销餐费路费什么的他一般都不跟着,餐厅是我们自己选。前两天队长和301的杨队聊天的时候对方安利说他们俱乐部附近新开了家意大利餐厅特别棒,下次客场请我们吃。

前两天副队提醒队长说是时候考虑明天去哪吃饭,队长想了想,二话没说帮所有人定了第二天的高铁票表示咱吃个饭就回来,反正车票报销。

听非非姐说当年方神还在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想吃那个劳什子的雪莲果,还说上次去旅游路过的哪个景点附近的最好吃,然后立刻找队长请了假买了下午的飞机票去南方吃了个水果第二天又回来了。

我是真的不想成为这样的大人,你要相信我。


 

郑轩:一言以蔽之:蓝雨内部友谊毁于狼人杀。

队长他个心机boy自己抽到女巫,有一轮狼人(小卢)选了被保护的平民(宋晓),理论上是和平的夜晚无人死亡,结果队长用毒药毒死了自己,毒死了他自己!遗言还说黄少(平民)是狼人,然后剩下的几局剩下的人差点没掐起来,幸好我第一轮就被弄死了没有参加混战。反正到最后黄少宋晓都认为对方是狼人开始互怼,差点就撸袖子上手撕了,然后票死了黄少,结果闹到最后还是最懵逼的小卢赢了。我还永远忘不了队长翻开自己卡时候黄少的表情,真精彩。

嗯我们是有打赌的,小卢输了他未来两个月的零食,黄少被逼做完一套地理会考试卷,景熙需要给冯主席写一封三万字的赞美信,我把微博头像改成小哪吒你也看到了,我这惩罚算是轻的了,嘘(小声)队长他跳了ppap——


 

李轩:刚开始真的很好很和平,真的,李迅没有作妖昊轩没有犯病,也没有起哄让小盖cos青之○魔师。于是我天真的以为这一年就可以完美的渡过了,实在是太图样图森破了。

我一个人一个宿舍你们也是知道的,我平时洗澡不锁寝室门——浴室当然锁了喂,等我洗完澡正准备回到我被子温暖的怀抱中时,就看到我洗澡前还好好的床上放了个滑稽,还被子裹住,正直愣愣的盯着我,顿时别说把它拿开了,我连睡觉的欲望都没了,那种崩溃你们自行体会——别笑听到没别笑你自己试试就明白!

 
 

————————————————————————————

祝大家新一年笑口常开【?】

 

【安地爾第一人稱,主亞凡】逆命

Yuki

  

  如果說人類最匪夷所思的是內心那些既繁雜又矛盾的情感,那麼活了上千個年頭的歲月,在不斷失去又不斷得到的迭新裡仍以旁觀的姿態看著世界變動著的自己呢?


  安地爾不是與生俱來的鬼族,可真要細談上最初的原委他也已經無法好好交代頭尾,倒不是遺忘,而是他認為那些都是不必要的,對他而言那些點點滴滴的過往原因就像煙灰,任是一個彈指,都可以被斬斷撕裂,他一個眼都不會眨。


  他沒從想過在這麽漫長的旅程裡自己是否也等待著什麼,因為他ㄧ向等不來別人上車,緩步而來又猝然離開是最無趣也最被動的做法,他會做的只會是主動把人抓上車,而真正感到厭煩的時候,ㄧ腳從窗外踹下也都盡成常態。


  冰牙三王子和妖師首領的相遇屬於他某些時候所打發而來的角色,全身閃耀貴為高點的白色種族,和見不得光被他人所恐懼的黑色種族,這ㄧ切的ㄧ切自己只是又充當了一次剛好目擊並且插入的第三人。


  安地爾好幾次都是真的有過乾脆毀了一切的想法,他看不慣這般誰也都在忽略的假面和平,讓暴風和狂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他是這麼想過並且體內的因子也似乎蠢蠢欲動在共鳴著的。


  凡斯在他看來不過是個如同刺蝟的在自己背上插上無數銳利的針,伏著身對任何人都露出兇狠的樣子,可是實際上,只要抓著他的手腳,把他給翻過來,肚皮那面便是最為柔軟的毫無防備。一旦刀子插進去,他便無處可躲。


  緣份沒有結束。他在凡斯安排之下的地方療傷,ㄧ開始對於三王子亞那非得把自己帶到凡斯面前的原因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但直到第一眼看見凡斯,他也就明白了過來。精靈的感情,倒含蓄的讓人發笑。


  凡斯和亞那的發展出乎他的意料,他們藏的隱密,若不是不小心目睹了湖前兩人親密的親吻他可能都覺得只是錯覺。


  這段時間裡,他看過ㄧ季又ㄧ季兩人在夏蟬山頂上的相伴,冬夜悄悄握住蹭熱的手掌心。


  其實,如果連那ㄧ橫ㄧ豎的掌紋都能貼合,又怎會撐不過下一個嚴寒。


  他看出這兩人的眼睛裡都暈出了急於擁抱又恐懼克制的訊息,變了質的感情慢慢的焚燒理智的真相。


  而他也在裝傻。伴笑。守護著這個秘密。只是沒有一個時機讓他說明,他也笑著期待接下來會降臨的苦痛。


  若是堅強以對,他會放棄,繼而離開不再回來。他只會當作這都只是自己一時迷了心的胡鬧。


  可是他們沒有。


  他們反目,妖師等不來幾句解釋,精靈再也看不見光明的道路。


  他的有意ㄧ開始只出於無心,他的針對ㄧ開始只是為了產生更多理由讓自己留下。


  妖師的堅持背後是得不到被折磨的遍體鱗傷的靈魂,所有的猶豫和委屈都扛在責任之下。看著另一個人輾轉的出現在精靈身側,以最適合的身分,看來最感人的陪戰出征。


  他們就只是ㄧ場賠了自己的鬧劇。設計了的是舞台,但走上前的雙腳是得經過腦袋指令的。


  每一次只要凡斯上場過的戰爭,作為討伐一方的亞便不願意假以他人之手。精靈的眼睛,即使已然失去了從前的光采奪目,但仍以最專注的目光,看著妖師的身影。


  話說安地爾見證了妖師的死亡,他也遠遠的看著回到妖師曾經住處的精靈。精靈已然不願見他,所以才只能是遠遠。


  生命的洪流裡,他的那段過往偶爾閉上眼睛,對於感興趣的東西不再興趣,獨自一人的享受著孤單的寧靜時,他會破碎的想著連結不起來的記憶。一次次的整合又分離。


  他站在他們身邊,又遠遠看著他們身浴戰場的畫面。他可能會先想起妖師的冷笑,可能會先想起精靈的溫柔。可能,他也會看見當時的自己。


  哦,他也遇上了。作為繼承人的兩個後代。這ㄧ點是讓他驚訝的。ㄧ千年以後的現在,人事早該皆非,誰也不再是誰。卻在幾番的確認下更加紮實的指向亞那的兒子被送到這個年代,在可想而知的情況下出類拔萃,繼承了父母的善戰。即使不再能夠公開自己的名字。


  而凡斯的後代,那個個性上都命中他最看不上眼集具一身的孩子。他平凡樸實,身體那繼承的那份凡斯的力量本人一點察覺也沒有,跟凡斯比較起來,攻擊力也不夠,唯一相似的,大概就是那股氣息了。


  後來見過其他妖師的後代,可是所有人裡,任是他閉上眼,意識也會先選擇那個孩子。


  他覺得挺有趣的,那孩子和凡斯一樣對自己惱羞卻又無法出手的眼神,每每都讓他很享受,儘管背後是出自於兩件不一樣的事情。


  而亞那的孩子有著跟他父親截然相反的對比,亞那是隱性的那種強悍,而他的孩子是顯性的。但精靈追根究底,都是不好惹的。


  ㄧ千年前的以前,他做了放棄一切的決定,選擇走向另一個世界,至今,他仍不後悔。


  行走於ㄧ條模糊的地帶。對每個種族來講,可能他善惡難分,喜怒無常。但無所謂。因為即使如此,他也不至於損失太多。


  ㄧ千年以後的現在,他用著自己的眼睛,看著兩個後代重新走在一起,這份連自己都搞不懂的追尋,說不定也有了線索。


  而他,會如同從前,靜靜的等著結局的揭曉。



案簿錄 - 愚人節

綀雨:

改寫於護玄噗浪應景1,CP 柳玖、黎嚴、佟夏,黎嚴篇幅多


 



 


3/29


 


四月一日,眾所皆知的愚人節。不整人就不好玩的節日。至少對嚴司而言是這樣沒錯。


而整人對象他老早就想好了,在某鑑識組人員得了流感後就已悄悄安排,只等這天的到來。


 


「阿司,不要欺負玖深。」


「誰叫他要在愚人節前夕感冒。」嚴司趴在黎子泓辦公室裡的沙發上,懶懶的回。「不然只打算整你而已。」


黎子泓十分難得的將視線從卷宗中移出,雙眼直視著嚴司。


「你敢我就把你辦了。」


嚴司露出燦爛的笑容,開始期待愚人節。


 


4/1


 


早上九點後玖深的手機響個不停,全是局裡同事打來到電話,紛紛詢問他怎麼還沒來上班,他今天有班。在這些同仁中卻沒接到嚴司的電話,讓玖深的不疑有他的去了警局一趟,確認自己到底有沒有班。


 


阿柳有些傻眼的看著不應該出現在這,好不容易排知道四天連假的玖深。


聽到玖深的疑問後阿柳甚至覺得有隻烏鴉緩緩的從他頭上飛過。


這人怎能蠢成這副德性?明明是做重大刑事鑑識,做事也不馬虎,怎麼還是一樣笨。


「你同事的良心錯了而已。」


過了五秒,玖深才意會過來。


「靠!!!!!!你們這群黑心腸!!」


「……笨蛋。」


「嗚嗚嗚嗚嗚嗚連阿柳都說我笨…」


「你啊,大概只有在工作時是不笨的。」阿柳朝玖深拋了個東西,玖深很快的把它接住。


「巧克力!!!」玖深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送你。」


「阿柳你最好了!」


阿柳又小聲的說了次笨蛋,但笨的很可愛。


「回去時記得把桌上東西帶走。」


玖深走到辦公桌前,看到每桌的食物突然覺得很感動。


「好多早餐!他們人真好QAQ」


「………」


事實證明,某人的蠢真的無極限。


 


從阿柳那邊聽完玖深反應後的嚴司心情愉悅的前往地檢署找黎子泓,他能想像對方打開門後的反應,雖然一成不變,但他熱此不疲。


「親愛的黎大檢察官中午好~人很貼心的嚴司大哥哥幫你帶了午餐來啦~」


「你又買了多少錢的便當。」


「很便宜啦,250而已。」


黎子泓抬起頭皺著眉看向嚴司,想要他別老是買這麼貴的便當來,對調味料過敏的又不是他。


不過對上那人笑盈盈的臉倒是另黎子泓想到該算帳了。


「你知道我花了快一個小時才把那些東西全部弄好嗎。」


「我弄那麼久你只花了一小時整理好?!」


「書記官有幫我。」


聽到書記官三個字的嚴司眼底閃過一絲不悅,黎子泓全看在眼裡。


說實話,他也不懂為什麼嚴司這麼不喜歡書記官。


「愚人節嘛,這就是你的愚人節禮物囉。」嚴司走到黎子泓身旁,坐在未放上公文的桌子一角,左手輕拉黎子泓的領帶,垂下眼。


「你害我少處理很多事。」


「但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裡面還是有你要的,不是嗎?」


黎子泓盯著嚴司的笑臉,有想讓他打下去的衝動,當然,他不捨。


 


一大早進辦公室的黎子泓看見的是公文全被弄得亂七八糟,知道是嚴司搞的鬼,所以他也不擔心那些是「真的」。


花了不少時間把散落在各處的紙張撿起,原想全數丟進垃圾桶,翻了幾張卻發現裡頭夾了些有關這次案件的資料,大概是嚴司透過他學長姐獲得的,於是黎子泓開始著手整理。


桌上還放著一杯咖啡,是黎子泓最常喝,也最喜歡的一家。不常出現微笑的他忍不住勾起唇角,喝了口更是笑得燦爛。


「就知道沒好事。」不出所料,嚴司果然在濃縮咖啡裡加了糖。糖的份量介於在過甜和能接受的界線上,再多那麼一點黎子泓就會把這杯咖啡還給嚴司了。


約半小時後,書記官拿了昨晚處理好的文件給黎子泓,順口問他在幹嘛,很簡略的說明後書記官表示願意幫忙,兩人便將紙張平分。


 


「叩叩。」


「請進。」在這時間敲門的只會有書記官,黎子泓猶豫了幾秒才回應。


「黎檢,我把資料整理好了。」


「阿司。」


「我不要。」


從書記官的角度看起來這兩人的姿勢真的很容易讓人想到某方面去,書記官在心底想著原來黎撿和嚴法醫的關係是真的。他是不是該直接離開,這場面真不是一般尷尬。


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後黎子泓嘆了口氣,由嚴司左方探出半個身子,「幫我放在茶几上就好,謝謝。」


書記官用最快的速度將資料放好,在他打開門要離開時,聽見嚴司說了句「我討厭你對他的態度。」


「為什麼。」


「你總是對他笑。」嚴司放開領帶,拿了自己的便當就往沙發走。他只要想到黎子泓對書記官笑的次數可能比他還多,心裡便不是滋味。


放好便當直起身子就被黎子泓抱住,「書記官再跑我就沒得用了。」


黎子泓不常有情緒起伏眾所皆知,可書記官都是新人,總覺得他難以接近,和他處事壓力很大,紛紛辭職或轉調其他單位,讓他十分無奈卻又無可奈何,只好聽從上司的建議,前三個月多對書記官展現笑容。讓書記官先熟悉他的處事風格,再恢復原狀。


「有必要吃這麼大的醋嗎。」黎子泓討好般的在嚴司側臉給了個吻。


「我認識你將近十年看你笑的次數說不定還輸他。」嚴司把人推開,坐在沙發上。


「你知道我也不想。」


「知道啊,但某方面嚴司大哥哥可不是如此慷慨大方。」


阻止了嚴司吃飯的動作,動作俐落的推倒他。


「書記官不喜歡我。」


「我知道。」


「那你還吃這麼大的醋?」


「你是我的。」嚴司笑了,伸手環住黎子泓頸部。


黎子泓從頭到尾都知道嚴司在演戲,愚人節嘛,不演一下對不起自己。


「我愛你還不夠嗎。」


「不夠,要再多一點。」嚴司拉下黎子泓,迎上自己的唇。


「小黎。」


「嗯?」


「我餓了。」暗示的意味十足,黎子泓卻起身。


「餓了就吃便當吧。」


「黎子泓!!!」


「真以為我會辦了你?」黎子泓挑起眉,帶著笑意看著被自己擺了一道的嚴司。


「嘖。」嚴司認命的坐好,吃著半涼的便當。


「愚人節快樂。」


「真不好玩,虧我想了好幾天。」嚴司邊吃邊抱怨。


「我可沒說什麼時候要算帳。」黎子泓坐在嚴司身旁,開始吃起午餐。


「隨時都可以,不過只限今天。」嚴司頭也不轉的說。


等到他們都吃飽了,嚴司準備回警局時被黎子泓拉著他的手不肯放。


「小黎你幹嘛?」


「走了。」


「去哪?」


「回家。」


「回家?!」嚴司思考了幾秒露出微驚訝的表情,「該不會…」


「我今天放假。」黎子泓心情愉悅的公布正解,要整到嚴司可不是件簡單事。


「今年居然換我被整,不甘心啊。」


「所以說,走了。」


「我有班啦。」


「送你回警局,開我的車,每次開你的車我都很想睡。」


「你那個是長期睡眠不足,小心過勞死。」


「反正我們倆差不多。」黎子泓牽著嚴司的手走出地檢署,已經不在乎他們的關係會被傳成怎樣了。


 


回警局後聽到有新人又被虞佟假扮的虞夏騙到,嚴司覺得可惜的沒目睹到那畫面。


「愚人節,還是很有趣的嘛。」


「是啊,不知道小伍下午會不會出現。」


「新人就是好騙,如果是玖深就騙不到了。」


「畢竟是重大刑事的鑑識,很敏銳的。那黎檢呢?」


「別說了,被他擺了兩道。」


虞佟拍拍嚴司的肩膀以示安慰。


「晚點去整老大好了。」


「小心被夏打。」


「安啦安啦~大不了哀幾拳罷了。」


「阿司你果然是M。」


「老大才是啦。」


「我會幫你轉達給夏的。」


「佟你別啊!」


虞佟的笑讓嚴司覺得背後一陣冷,今天早點下班好了。


「沒事我先回去啦。」


「好。」


「阿司找死是不是。」虞夏額邊爆著青筋從休息室走出來。


「還沒走遠哦,不追嗎?」


「才不要讓你看好戲,回你的行政組。」


「晚上記得回家吃飯。」


「知道。」


 


Fin

开坑狂魔——透明:

时之歌聊天体

人物完全OOC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时之歌

平行世界设定,众人都在一所学校

cp:赛维赛,只打了赛维的TAG

至于故事嘛,就是赛科尔没有克制住这样那样,维鲁特不理他所以就来群里找人帮忙了

舜远的情节很少就不打TAG了